济南小吃美食交流组

鲜活的校园美食记忆

齐鲁美食家宝哥来了2019-06-29 04:29:04

第一次到济南,转眼间25年过去了。


穿越时光隧道,把时点定格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。那年初春,全省农业银行系统组织电脑业务培训,我有幸进入现在已经更名为山东大学的山东工业大学校园,度过了紧张而又充满情趣的一个月。



25年,树叶绿了又黄,春生秋落,重复着四季的轮回。如同飘飞的落叶,曾经的大多记忆已经风干,唯有对校园美食的记忆,却依然那样鲜活。


那次的培训,采取的是委托方式。据承办方解释,预定的学校培训中心被一个重要的会议临时占用,参训学员须住在拥挤的学生宿舍,吃在熙攘的学校食堂。或许歉意的补偿,部分住宿的费用转到了生活补助上,参训学员手里有了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菜票。


报到那天,我跟来自平度的徐大哥、昌邑的赵小弟分在一个宿舍,因单位里都有相熟的同事,感情一下子热络起来,彼此间即以表兄表弟戏称。当晚我们约定,培训期间遍尝济南名吃!刚开始,一日三餐,我们带着培训班上发的饭盒,今日东餐厅明日西餐厅,混在排队买饭的学生堆里,过了把搡搡挤挤买饭的生活。只是,紧张的学习,让我们无暇出去享受济南美食。



很快,我们发现了不出校门也能吃到美食的秘密。那些年,刚刚兴起的商品经济大潮,无孔不入的挤进了校园。记得,每到吃饭点,食堂的门旁,常常有推车、挎蓝的生意人到校园里兜售自家做的食品。印象里,每天清晨,一个穿戴干干净净的中年男人,用一个三轮车推两个保温桶,一个盛着豆腐脑,另一个是后来知道名的甜沫。花三毛钱,买一份甜沫,里面有豆腐干、菠菜、粉条、花生、豇豆等,稠稠的,咸咸的,散发着一种香香的味道,像极了老家过年才能吃到的炒米粥。豆腐脑,也做的相当纯正,而且调料是那样的丰富多样,想吃什么味道,就加什么调料。中年人总是一脸的微笑,应对着大家,让人感到亲切,他的吃食卖的最快。



中午的时候,有个卖大包和把子肉的大嫂,挎个大大的篮子,会准时出现在食堂门口,如同清晨的中年男子一样,大嫂的一身打扮也是干净利落,让人觉得入口的东西,肯定干净卫生。学生们很有秩序的排队,大嫂给拿上买的东西,报出价格,或菜票,或钱币,都是大家自己找零,也常常见到赊账和还钱的学生,估计大嫂对他们也认不很清,但彼此间保持着一种校园里特有的信任。把子肉的味道很纯正,半肥半瘦的肉质,糯滑中带有恬淡的劲道,至今还常常回味起那种滋味。大嫂说,他家的包子,是草包包子的工艺,这话不知真假,但是,不管是素馅的,还是肉馅的,味道都确实很好。


傍晚的时候,学校后面居民楼底层的羊肉串就开张了。一连排着好几家,估计是白天上班的教职员工,空闲里赚点外快。印象里,有一家也炸也烤的,做的最好。肉,是纯正的羊肉,大块大块的,都经过了腌制。去的时候,常常见到有不同的学生来添把手,虽然烧烤的手艺不算很高,但是,做的都是那样的专注、用心,特别是那份热情,更是让人喜欢和留恋!要上一盘水煮的花生,再要上几个大大的烤串,我们兄弟三人,整上两三瓶啤酒,在济南暖暖的春天校园里,享受着美食,更享受人间纯真的情感。


隔三差五,我们三人也会走进了校园内唯一的一家饭馆——桃李苑。这家门头不大的饭馆,生意却异常兴隆。菜谱上,竟然赫然印着济南的各种名吃。在服务员的推荐下,我们点过糖醋鲤鱼、爆三样、滑炒里脊丝、九转大肠等鲁菜菜品。没成想,这家小店,菜品做的相当精致,有滋有味,价格却不很高。初品济南名吃,味觉便留存在了记忆中,以致后来在正宗的门店再吃,也总是拿这个做比较,有时感觉,最初吃的才是最纯正的!



之后的日子,我们成了这个饭馆的常客。间或,也见情侣模样的学生结对而来,也有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学生走进,一个个脸上荡漾着时代骄子的幸福。在老式火车座位一样的开放包厢里,学生们相对而坐。进出间,会瞥一眼他们桌上的几盘土豆丝、豆腐皮之类的小菜,他们有的也会开启几瓶啤酒,开心地吃着、喝着。偶尔听到邻座低低的私语和浅浅的笑声,十几张桌的一个大间内,很少有高声喧哗的闹音,大家自觉维护着一种静谧的温馨,与歌台上、操场上生龙活虎的形象对比,此时的大学生们更加显现出良好的素养。在当时商品经济初期的社会浮躁中,我从心底感受到校园里厚重的人文情怀。短短的校园经历,在我的记忆里,留下了深深的印象。


来济南工作十五年了,好多次走进校园找寻那份记忆。每每从那片校区旁经过,都会把那曾经的日子咂摸出味来,那些人,那些事,还有那些美食------。



Copyright © 济南小吃美食交流组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