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南小吃美食交流组

济南的味道

信福源珠宝2019-11-07 13:36:47


  

我喜欢清晨早些出门。晨曦微照,城市睁开惺忪的双眼,拥有孩童般的明亮。柳枝摇摆,清泉跃动,市民踱步,都被笼罩在这悠闲的氛围中,叫人神思驰骋,心灵轻盈。那个周末,与朋友去宽厚里参加活动,时间尚早,去世贸广场逛一圈,商铺没开门,空气中萦绕着丝丝缕缕的杂糅香气,霸占着味蕾,这就是济南的味道。

广场上,随处可见婴儿车、轮椅车。只见近处的轮椅上坐着一位老伯,正在用手捏着吃包子,旁边的老妇耐心的伺候,他们之间,没有任何语言,沉默就像一只茧,将他们被岁月沉淀的情感包裹起来,拒绝外人的惊扰。无声,胜有声,或许正是这样,此刻的城市才那么安详自足,让人甘愿沉溺,无所事事,发掘那些细节。

活动结束已是中午,商业街里人满为患,朋友提出,“难得出来,去吃牛排吧。”不知怎么,我想起那位老伯,在人流中穿梭,目光暴露出我的游移,“还是回家吧,去买包子,父亲最爱吃的草包包子。”


普利街,草包包子,似乎我的记忆已经与这两个关键词连缀成地理坐标。上学的时候,父亲经常骑着大飞轮带我来普利街吃包子,下了车子,我就迫不及待的钻进店里,晚一步就可能就没了位子。扑面而来的面食香气,沁着点点荷香,瞬间加重了肚子里的“抗议”声,笼屉端上来,雾着层层热气。白白胖胖的包子,我忍不住伸手去捏着吃,薄皮透着肉馅,汤汁丰富,香而不腻,咬一口,烫嘴,三口五口下肚,只有两个字:过瘾。七两,韭菜肉,这是父亲的标准量,而我,三两,吃个肚儿圆。

这次来,老店还是那老店,手艺还是那手艺,不变的是味道,变化的是一座城市的沧桑,是人的更替。买包子的人排起长队,外地人多,本地人也多,“这么多人,看来这包子不简单!”朋友随口说道。不简单,就是匠心吧,凭借怎样的经历,草包包子仍是济南人的最爱呢?关于它的历史发展,爷爷说过,父亲讲过,镌刻在我的脑海中,经常被翻捡出来,说给天南海北的朋友。

草包包子铺的创始人叫张文汉,儿时他曾在洛口附近的“继镇园”饭庄学艺,人憨厚,话不多,早出晚归,烧火、择菜、干杂活,样样拿得起,时间久了,街坊邻里给他起了个外号,“草包。”到了1937年,卢沟桥事变爆发后,他们举家逃到济南城里,在亲友的帮助下,在西门太平寺街南段西开了家包子铺,起名为“草包包子铺。”包子肉多皮薄,姜是莱芜姜,葱是章丘大葱,配老醋和大蒜,令南来北往的商旅吃了还想吃,口碑相传开来,“到了济南府,草包来一笼,人生繁味杂,尽在腹中生。”后来,包子铺挪到普利街冉家借口,也就是现在的普利街15号。解放后公私合营,包子铺归入济南饮食公司。

现在的掌门人叫董馥生,他已经年过六旬,很多人不知道,他就是当年店铺里的学徒,与草包包子相濡以沫五十年了。他记忆犹新的是,过去店里的摆设非常讲究,八仙桌、八仙椅子一溜排开,地下铺的是水磨大青砖,连厨房调肉馅的盘子也是青花大瓷盘。每天一开门,门外就沾满提篮子、端盆子买包子的顾客。对于外带,用鲜绿荷叶包裹,绿莹莹的荷叶托着薄皮的包子,叫人垂涎欲滴。小小包子,见证百年来的沧桑,撑起济南人的厚道,那淡淡荷香,是随手的免费馈赠,更是老济南的风雅,骨子里不变的生活品味。


尊重原创,敬惜文字。

         

  


Copyright © 济南小吃美食交流组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