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南小吃美食交流组

同学会:岁月虽久远 真情不缺席

淮上会2019-06-30 03:25:54



“无论相隔多遥远,仿佛你从未走远;无论分别多少年,好像你一直在身边……”

旧历年底,新历年初,同学聚会颇多。数日前,曾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,比较特别,因为我是以老师的身份参加的。那一次同学聚会的日子是精心挑选的,2017年最后的一天,2018年的前一天,辞旧迎新,特别有意义。



到会的20余人,工作上小有成就,但起起伏伏,充满变数,这既是源于个人的理想追求,也和当今社会激烈的竞争机制息息相关。他们的小家庭,生儿育女虽有早晚,但基本上都响应国家二胎政策。他们的生活,平凡的背后有精彩,传奇的背后有渴望,渴望更高层次的稳定。



这是第二次参加这样的同学聚会,第一次是在两年前。这两次聚会相同的都是高中毕业15年,相同的都是回到了曾经的高中教室,再开一次主题班会。同学聚会,多少年搞一次呢?



作为上世纪80年代的高中毕业生,我们毕业20年聚过。我参加了两次,一次是高三3班(文科班)的,一次是高三2班(理科班)的。作为一个文科生,为何会去参加理科班的聚会呢?那是因为那个班级大部分成员是原高一2班的,文理分班时,学文科的十来人虽然分出去了,这么年多后,还被他们记挂着。



定居外地的同学,纷纷赶回淮安。“襟吴带楚客多游,壮丽东南第一州。”“家在枚皋旧宅边,竹轩晴与楚波连。”镇淮楼、汽车站、茶馓,西长街、勺湖、文通塔,林荫道旁的梧桐树、小花园里的樱花,与老山前线的战士通信、和来访的日本中学生联欢、去萧湖边植树……这些,都是游子梦乡里的常客吧?



作为上世纪90年代的大学毕业生,我们毕业10年和20年聚过。10年聚会时,同学们有一人去的,也有带小孩的,还有一家三口同行的。20年聚会时,却都只是一人赴会,当时有人提议:今后,5年聚一次,不过未能成真。那么,2022年,30年再聚,有人会带着孙儿孙女吗?



“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?”“天下三分明月夜,二分无赖是扬州。”瘦西湖的五亭桥、大虹桥的溜冰场、文昌阁的地下舞厅,广陵区的琼花、个园的竹子、古藉书店的印章,富春的包子、四方亭的牛肉小刀削面,师院东门的透红亭、青砖黛瓦的文科楼……满满的都是青春记忆。



无论是高中同学聚会,亦或是大学同学聚会,谈及工作,大多十数年、数十年干着同一个工作,守在同一个单位;小家庭和工作一样稳定,多响应“只生一个好”的政策,孩子的年龄相差不大。



而学生们的同学聚会,给我的印象是:他们的小孩年龄相差比较大,大的上小学四五年级,小的才几个月;大多数的人都跳过槽,当然不止一次,而且自己创业的也常见。这些就是时代的差异造成的吧?



过去老淮安人常说 “一脚踏进淮中(淮安中学)门,就是半个国家人(国家干部)”,考上中专、大专、本科,都是包分配的,何处来何处去,基本上回原籍安排工作,工作和生活稳定。



而现在,我的弟子们,身处的社会竞争强,工作和生活充满了变数。就说这一次,他们中有一位虽是理工男,是家电、洁具业的高级管理人才,却也作词、写书、搞直播……还有一位一会儿自己开公司,一会儿为人打工,一会儿又自己开公司……当然,每一次的变化背后都是一次飞跃。



数十年前,父亲告诉我:“这世界上最真的感情有三种——亲情、战友情、同学情。”忆往昔,岁月静好;看今朝,生活多彩。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”无论是哪个年代的同学,为了下一次的聚会,请照顾好自己!




往期相关文章导读



那些年,我们的淮中(校园篇)

那些年,我们的淮中(初中篇)

那些年,我们的淮中(高一老师篇)

那些年,我们的淮中(高一同学篇)

那些年,我们的淮中(高二、高三老师篇)

那些年,我们的淮中(高二、高三同学篇)

那些年,发生在淮安师范附属小学的故事……


Copyright © 济南小吃美食交流组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