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南小吃美食交流组

短短五个字,尽显醇王草包本色

大清一等带刀侍卫2019-06-30 23:08:20

如何从简短的一句话看出一个人是个草包?年轻的醇王作出了一个生动的范本。

辛酉政变之前,恭亲王奕訢和慈安、慈禧太后达成协议,从热河返回北京着手布置。惇王惇亲王奕誴、醇王奕譞(此时还是郡王)留在热河尚未动身返回。

此时奕訢集团里一名大佬周祖培的门生董元醇,以御史的身份上了一个折子,主张两宫太后代行朝政,这一主张若成为现实,肃顺等顾命八大臣辅佐皇帝、赞襄政务的权力也就被剥夺了,这可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的事情。

为此,肃顺集团不惜与两宫太后撕破脸皮,硬生生逼迫两位太后以皇帝的名义明发谕旨,痛斥董元醇,其中几句话颇有意味:

“皇考于七月十六日子刻特招载垣等八人,令其尽心辅弼,朕仰体圣心自有深意,又何敢显违遗训,轻议增添?……该御史必欲于亲王中另行简派,是诚何心?所奏尤不可行!”

用大白话说就是:我老爸当年特别交代,让载垣、端华、肃顺等八人辅佐我执政天下,老爸的话我铭记在心,绝不敢随意改动,再增添其他辅政大臣。董元醇你口口声声要求加人,还划定范围要求从亲王中增加,别以为老子看不出你怎么想的,不就是想让恭亲王加进来么,老实交代,你这是安的什么心?实话告诉你老小子,绝对不行!

我经常觉得,前时的语言简短凝练,短短几句话,标杆先行,高屋建瓴,气势凶猛,连太后带亲王一块给拾掇了。而罗嗦成现代的话,字数多了,还体现不出原文中的那种阴沉肃杀的意境。

问题在于,谕旨谕旨,说的是皇帝要说的话,表达的是皇帝的意思,但其实这根本就是肃顺集团的意思,是肃顺集团不惜以罢工为代价逼迫两宫太后自打嘴巴的话,这个矛盾,可就大的不可调和了。

况且,从御史说到亲王,紧跟着训斥“是诚何心”,相当于把惇亲王、恭亲王、醇郡王一块给骂了,年轻气盛的醇王憋了一肚子火,在见到肃顺后,大喝一句:

俟进城讲话。

等回到了北京城老子再和你们算账。

盛怒之下的一句话,草包包子王的名号,基本上就落在了醇王的头上了。

奕訢如果在场,恨不得当场掐死他这个弟弟。面对精明强干、手段刚硬的肃顺,奕訢连日来韬光养晦、隐藏锋芒,为的就是麻痹肃顺集团,和太后结盟,回到北京先行布置政变事宜。以肃顺鹰隼般敏锐的眼光、雷霆般暴烈的手段,一旦发现恭王等人和太后联合的痕迹,都可能祭出杀招,以他敢硬生生逼迫咸丰皇帝杀掉大学士——相当于总理级别的柏葰,拿下一个王或软禁或废为庶人甚至拿掉性命以杀鸡儆猴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真那样的话,也就意味着奕訢集团的全面败退乃至覆灭。大人物一言就可影响政权归属,而醇王竟然能如此不慎重,除了感叹老天照顾,保住了自己一条命,保住了家族一生的荣华富贵,还能说啥?


Copyright © 济南小吃美食交流组@2017